您當前的位置 :首頁 > 新聞中心 > 公號 > 下一站攀枝花

40歲,退休?

2019-10-11 來源:下一站攀枝花

你想什么時候退休?

“現在!立刻!馬上!”有人說。

不久前,“中國年輕人想早退休”上了熱搜榜,而引起話題的,是一份中國養老前景報告。報告顯示,78%的年輕一代(18歲~34歲)已經有了退休儲蓄目標的概念,受訪者普遍想更早退休,目標退休年齡從去年的 57.6歲降至55.8歲。

提前退休,是為了及時行樂還是換一種生活方式?這種想法的背后,反映了怎樣的心態和現實?

資料圖 中新社 劉關關 攝

財務自由=提前退休?

“退休”生活試運行一周,林菲感到了久違的滿足與快樂。

過去眼中匆匆略過的事物,現在都有了可愛模樣。作為一名80后上海土著,林菲現在才發現原來這座城市的交通如此便捷,她愛上了可以沿途欣賞風景的公交車,駐足欣賞每一棟老建筑,認真品嘗蕪湖紅皮鴨的肉嫩骨酥……城市在她眼中生動了起來。

十年前,她和大多數上班族一樣,按部就班地重復著朝九晚五的生活。“退休”二字在她眼中,是老人們在家帶孩子,或是坐在墻根兒曬太陽閑嘮嗑的樣子。

林菲和老公不甘于過這樣的人生。他們把“財務獨立,提前退休”作為想要實現的人生目標寫在了紙上,當時的他們并沒有想到有一天真的能實現。

2017年,胡潤研究院更新了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財務自由的衡量標準。數據顯示,一線城市的財富自由門檻2.9億,二線城市達到1.7億。

沒有背景的普通人如何實現“財務獨立,提前退休”?

林菲選擇了踏實工作,認真理財,打好堅實的物質基礎。她比較認同“股神”巴菲特的投資理念,“長久的賺錢才是王道”,所以把家庭資產進行分類管理,整體上帶來了長期穩定的收益預期。

極簡生活,是計劃的第二個關鍵詞。林菲訂了家庭月開銷計劃并堅持記賬,從衣柜開始“斷舍離”,清理不需要的物品,經過近一年的實施,整體支出下降了近50%。

“不被消費欲望牽著鼻子走,讓我們更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樣的生活。”她說。

40歲,退休?

受訪者供圖

在網上,還有不少人踐行著林菲這樣的生活方式,他們稱自己是 “FIRE族”。“FIRE”,即Financial Independence and Retiring Early,意為經濟獨立,早早退休;降低物質欲望,無論賺多少錢,都要過極簡的生活,以求儲蓄率達到50%甚至更高。迅速攢夠一年生活費的25倍后,就可以提前退休,未來就靠4%的理財收益生活。

三十出頭的江大胡也是他們中的一員。幾年前,他和妻子在北京郊區買了兩套房子并用于出租,一線城市的房租增速給他帶來了安全感,他還計劃著再存100萬,退休后這筆錢將用于穩健的理財投資。

“東西在精不在多,極簡消費不等于不消費。”開始“極簡生活”后,江大胡和妻子的手機從蘋果換成了安卓中端機(1500-2000元檔位)。卸載了一眾購物APP的他覺得,自己的工作效率也提高了。

如果一切進行順利,理想的情況下, 2027年江大胡和妻子也能順利退休。

40歲,退休?

資料圖。 曾虹 攝

與其說提前退休,不如說換個軌道繼續努力

和一些人想象中退休后無所事事不一樣,林菲和江大胡想早退休,是為了擺脫費時費心、為金錢打工的工作, 去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,過想要的人生。

在林菲的定義里, 工作≠職業。職業更多的是現實的考量,為了未付的賬單,為了想做的事情,“職業”兩個字總有一絲被動和無奈。

“工作,承載著人生價值。我們要解決的是純粹為了金錢而工作,不是不工作。”她說,巴菲特是她的偶像,老人的錢早就花不完了,但80多歲還在繼續工作,林菲很欣賞這樣的人生價值實現方式。

她喜歡一句諺語:每個人來到這個世界上,都會帶來一束光,這束光有且只有你才能帶給這個世界。

林菲計劃著,退休以后加入NGO,或學習新的東西補足自己的短板。 “我們也希望成為這樣給這個世界添一束光的人。

40歲,退休?

受訪者供圖

江大胡也是在工作8年后,萌生了退休的想法。互聯網發展迅速,和知識理念一樣不斷更迭的,還有這個行業的從業人員。眼見著身邊的同事從80后變成了95后,作為互聯網行業的基層員工,他和妻子被危機感包裹著。

“沒有技術傍身的35歲職場中年很被動。”他說。想拼拼不動,做事謹小慎微,不知什么時候就會被替代,江大胡覺得這樣很失敗。

“不想一輩子為別人活,我想為自己活。”江大胡說, 提前退休,其實是為了早點拿回規劃人生的自主權。

想退休,或源于低欲望的生活態度

“提前退休”計劃在網上遭到了不少質疑。有人說,所謂的提前退休,本質上還是想實現財務自由。

“渴望財務自由是因為背后的欲望很大, 而想早退休背后則是‘低欲望’的生活態度。”江大胡認為,二者有本質的區別。他覺得有一個滿足自己理想生活的物質條件就可以,基本生活舒適就行,要求不高,但也不湊合。

受訪者供圖

而面對別人“消費降級”的質疑,林菲認為,降級的是消費欲望,升級的是生活品質。

如何把錢花在家里并讓自己舒服,是林菲最主要的功課。她把省下來的錢買了投影儀和藍牙音箱,在家里躺著看高清藍光大片帶給夫妻倆莫大的享受。茶具、咖啡機、kindle等,這些都是既符合林菲自身需要又提升生活品質的物件。

這種“低欲望”還體現在人生選擇上,他們都是丁克一族。

這個決定江大胡做得并不容易,遭到了“傳宗接代”觀念厚重的母親強烈反對,他糾結了一年多。

“有了孩子之后,一輩子就被套牢了,養兒防老也不現實。”面對年齡的增長,以及中產階級“軍備競賽”式的育兒現實,江大胡幾經考慮,覺得自己并不想過這種生活,最終說服了家人,放棄了要孩子的打算。

為此,江大胡已經做好了自己和妻子的養老規劃。“其實每個人都在賭。”他說,賭自己年輕不生病,賭孩子人中龍鳳有出息,賭自己家庭和睦……“我只是把生活的風險降到最低,不給家人太多壓力而已。”

“我們終其一生,就是要擺脫別人的期待,做真實的自己。”他說。

資料圖。中新社 杜洋 攝

你要的人生,只有自己才能演繹

雖然有一些羨慕的聲音,但更多的還是不理解。

有網友認為,“FIRE族”割裂了“工作”和“生活”,與其做著不喜歡的工作天天倒計時,為什么不做喜歡的工作呢?

更多的人擔心外部因素的不可控。“人生不是規劃出來的,一次意外就能輕松打破你的規劃”。

林菲坦言,這種選擇并不適合所有人, 說到底,還是人生規劃的問題。

“你要的人生,只有自己才能演繹。”她這樣總結。

“在一個多元化的社會中,每個人都有自主選擇自己生活方式的權利。” 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社會發展所研究員張本波說。

針對現在“中國人想早退休”的現象,他認為,這反映的是一種生活方式或者生活態度的變化,這種轉變是與社會的發展階段密不可分的。“996”工作制和“狼性”文化帶來的工作焦慮,“夾心一代”要撫養幼兒和贍養老人帶來的家庭焦慮,以及自身發展的未來焦慮……

他認為,這或許是年輕人,特別是30歲左右的人,在面對生活壓力時試圖做出的逃避。

在過去,工作是一種謀生手段,往往會成為生活的重心,提倡競爭和上進也是社會的主流觀念;隨著社會生產力的進步和生活水平的普遍提高, “工作是為了更好的生活”成為可能。

來源:中國新聞網

編輯:阮雨紅

審核:梁 雋

免責聲明:
·本條信息為轉載內容,本網站不能保證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,對相關信息所引致的錯誤、不確、遺漏或損失,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。如您發現有信息錯誤、違法等相關內容,請與我們聯系,并提供相關證明材料,我們將及時處理。 ·聯系郵箱:admin#pzhol.com(#換@)  點此通過QQ郵箱在線舉報違法信息!
不良與違法信息舉報信箱: admin#pzhol.com ($換@) 在線糾錯
攀枝花網 www.vuztkc.live Copyright(C)2008-2018 蜀ICP備18023319號
安徽快三时时彩网